晋国栾氏与范氏是姻亲家族,为什么后来翻脸了?

时间:2019-11-27 10:30:30作者:JIU来源:www.youxixd.com最纪录:1160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历史解密 > 手机阅读

俗话说:“老虎虽死,余威还在”,晋平公上台之后,挟晋悼公余威,晋国继续称霸中原。但晋平公既缺乏制约诸卿势力的手段,更没有平衡诸卿利益的智慧,与其父晋悼公相比,一个是天空中翱翔的雄鹰,一个是地上爬行的蠕虫,所以被晋悼公强力抹平的国内诸卿间矛盾,在晋平公上台后不久就爆发了。

在晋悼公系统列故事里曾讲到,公元前559年,晋国联合盟国讨伐秦国,下军将栾黡不听将令,擅自率军回国,结果晋军战败。栾钺深以为耻,号召军中勇士继续攻秦,士鞅响应号召随栾钺出战,结果攻秦失败,栾钺不幸战死,士鞅则死里逃生。栾钺是下军主将栾黡的弟弟,同时是公族大夫,士鞅则是范宣子(士匄)的儿子,而栾黡又是范宣子的女婿,双方有姻亲之谊。本来战争中生死存亡都是正常不过的现象,但栾黡见士鞅独自生还,而栾钺却魂归地府,不反思自己的问题,反而认为栾钺的死是士鞅造成的,就要求岳父范宣子追究士鞅的责任,将栾黡处死。范宣子当然不会杀死自己的儿子,士鞅只得逃亡到秦国。几年后栾黡去世,士鞅才得以回到晋国。两家因此结成仇怨。

公元前554年,晋国中军主将荀偃头生恶疮,抢救无效而一命呜呼,中军佐将范宣子(士匄)顺理成章做好中军主将,成为晋国执政卿大夫。之前两年,栾黡去世,他的儿子栾盈则被任命为下军佐将。

士鞅因受栾黡威逼,曾经逃亡秦国,心中对栾氏愤恨不已,即使栾黡死后,与亲外娚栾盈的关系也很紧张,不能和平相处,一直在寻找机会报复栾氏。

所谓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。栾黡死后,他的妻子栾祁,也就是范宣子的女儿,士鞅的姐姐,耐不住寂寞,竟然跟家臣州宾勾搭成奸,宾州就利用机会,将栾家的家产都转移到自己的名下,私吞了,栾盈知道母亲的奸情后,既感到羞耻,又感到无奈,毕竟家丑不可外扬,这事宣扬出去,既毁了母亲的名节,又毁了栾氏的名声,所以栾盈十分烦恼。

春秋时,男女两性关系还十分开放,女子丧偶后再嫁情形十分普遍,但讲究门当户对,主母与奴才之间的私通,是令人不齿的,何况奴才还侵吞主子家家产。栾盈没马上处死州宾,已经是极端克制了。

儿子没把偷人的母亲怎么样,通奸的栾祁反而想害死儿子。栾祁害怕栾盈攻打她的情夫,就跑到父亲范宣子那里去告状,说:“栾盈准备发动叛乱,他跟别人说:‘是范氏把我父亲栾黡弄死的,这样他们就可以把持国政。我父亲栾黡虽然将士鞅赶走,但是他回国后,不但不怨恨他,反而支持他和我一起担任公族大夫,但是他却大权独揽。我父亲去世后他更加富有了。弄死我父亲又独掌国政,这就是范氏的作为。我宁愿死,也不服从范家。’父亲,栾盈的阴谋很明显了,您不得不防哦。”

范宣子询问士鞅的意见,士鞅对栾氏恨之入骨,自然赞同姐姐的意见。范宣子又派人去收集证据,发现栾盈喜欢周济别人,很多士子都跟从在他周边。范宣子接到线报,十分害怕,如果归队栾盈的士人越来越多,我范氏执政大夫的地位还能保住吗?范宣子在心中就相信了栾祁和士鞅的话。

于是,公元前552年,范宣子借口在著地修筑城池,派栾盈负责筑城事项,并借机赶走他。

矛盾与冲突,往往起因于偏私与偏见。如果栾祁不偏帮情夫,如果士鞅能够放下仇怨,如果范宣子抛开家族私利和先入为主的偏见,与栾盈深入沟通,他们是否还会得出栾盈叛乱的结论呢?为一己之私,掀起血风腥风,范宣子的格局远远比不上智武子,连贪得无厌的前任荀偃都比不上。范宣子的作为,影响了范氏未来的命运,若干年后,晋国在一场更大内乱中,范氏被整体灭族。

当然栾氏并非一点责任都没有,栾书执政时,独断专行,与其他卿士家族结怨;栾黡不分青红皂白,将栾钺死亡的责任扣在士鞅身上;栾盈高调收买士人,威胁到卿士家族的安全等。栾盈的结局,其实都是自己选择的。

说到底,范栾之争,不过是利益和权力的争夺,受到伤害的,是晋国整体的利益。

这年秋天,栾盈害怕留在晋国会有性命之忧,离开晋国,举家准备逃往楚国。经过周王室管辖境内的时候,竟然被周民拦路抢走了全部家当。栾盈简直欲哭无泪,于是上书周天子,向王室申诉,希望周王室念在过往栾书曾为王室效力的份上,派人抓住强盗,归还自己的财物。这份上述书写得情真意切,将周灵王感动到泪水流得稀里哗啦。于是派司徒制止抢劫的民众,并把抢去的财物还给了栾氏。骄傲高贵的周民如今竟沦落为强盗,世道真是变化太大。

栾盈算是逃走了,范宣子借机在国内兴风作浪,诛杀与栾氏有来往的人。血雨腥风,让九泉之下的晋悼公都不得安宁。

原文摘选于:http://www.youxixd.com/lsjm/83845.html

相关文章:
    无相关信息

本月排行

世界之最精选

'); })();